俄巴傳承法本(自公元1100年起)

偉大的譯師瑪爾巴(1012-1097年)有四個弟子。其中一個如太陽般照耀遠勝過喜馬拉雅山—密勒日巴,這位心子的傳承至今就是我們所認知之噶舉傳承。其他三位之中有一位也留下不凡的歷史。他的教學被形容如沐春風般地飄揚,如同項鍊的珍珠串。他就是俄‧確固多傑(1036-1102),亦稱俄巴尊者。如同現今仍在世的多傑洛奔所述,俄巴傳承的復興是多麼的美好。在噶舉傳承中,密勒日巴及他的事蹟光彩掩蓋了俄巴傳承。但俄巴尊者的確延續了瑪爾巴的生活方式—有著家庭生活但仍繼續教學。俄巴尊者延續了瑪爾巴期望展開的家族傳承。瑪爾巴及達媚瑪有個兒子名叫塔瑪多迭(Dodé),他原本是瑪爾巴傳承的首要繼承人,但障礙阻撓了這件事。之後俄巴尊者有個兒子,他就命名為多迭(Dode),他的全名是俄‧謝當多傑多迭(Ngok Shedang Dorjé Dodé)。

瑪爾巴宣布俄巴的子嗣七代將會受到那洛巴的加持。俄巴將此瑪爾巴的口諭傳給他的兒子俄多迭(七代傳承中的第一個)。有些人誤以為七代傳承是從俄巴自己開始算起,但事實上應是從他的兒子俄多迭算起為第一個繼承者。總而言之,總共有八個俄巴噶舉傳承者(包括俄巴自己和七代傳承)。俄巴傳承七個繼承者的化身(也是最後一個)就是強秋貝(Janchub Pal;1360-1446)。

一般來說,瑪爾巴密續傳承分為兩種,一種是所謂的經教教法傳承 (shegyun” ; bshad brgyun)另一個實修證法傳承(drupgyun”; sgrub brgyun)。經教教法傳承指的是正式理論的傳授,法會儀式細節,密續的象徵意義等。而實修證法傳承包含了密續中達到覺受的必要口訣。(有時候“shegyun”也可寫作shegyu (bshad rgyud),“drupgyun”也可寫作drubgyu (sgrub rgyud)。)

這八個俄巴家族傳承者留下了俄巴七壇城法的教証二法(瑪爾巴及噶舉傳承的七本尊壇城)。其中兩尊本尊就是喜金剛及無我佛母。承襲自其傳承,強秋貝(Ngok Jangchub Pal)曾給予了直貢實修者許多灌頂,其中一個就是喜金剛的父續。據說當灌頂結束時,沙壇城中冒起火焰。但其他細節並不可考。

許多俄巴傳承大師皆寫了許多關於喜金剛及無我佛母的法本及密續。其中一位具有豐富著作的是俄‧確固多傑的兒子,俄‧謝當多傑多迭。之後我們將整理出這些法本的列表,及簡要的目錄。

尊貴的直貢法王赤列倫珠以俄‧謝當多傑多迭的一些文本作為2006年以來編纂法本的主要依據。

俄巴家族父系族譜系

祖譜系中標註的就是八個俄巴傳承,瑪爾巴的弟子俄‧確固多傑(Ngok Chöku Dorje)及他的七代子嗣。倒數第二個反灰的是”Ngok Dundrub Gyal” (1331-1398)。然而,尊貴的直貢法王赤列倫珠所獲得的口傳中,倒數第二個俄巴傳承者是Ngok Sangya Yönten,位在同一橫排中另一個直排欄位。

註:這俄巴家族傳承祖譜系是由Marco Walther在2016年出版的一篇「俄巴噶舉」文章中所呈現。後來由Cecile Ducher在她博士論文(俄巴與噶舉密咒藏之關聯性)中引用。(該論文預計於2017年12月完成口試)。這個圖檔是2017年5月所整理,之後仍會再作修改。

2017年8月25日由Carl Djung (Karma Könchog Dorje)發布。以上有關瑪爾巴及俄巴子嗣相關傳承等資料是由Carl Djung所編輯,Jeff Rosenfeld (Könchok Palzang Jangsem)於2017年1月至6月校閱。